葛根在南方餐桌很常见 在市场却难卖,他却偏偏把它带火了,投资30多万 一年就赚回700多万!看他到底是如何靠两大招数 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还年销售额高达5000多万元的呢?

寻得商机 打破难题

今天的主人公叫吴俊松。2009年,这一年吴俊松还在上高三,父亲却突发疾病,在医院里抢救了2个多月,把家里的钱全花光了。吴俊松的母亲为了给丈夫治病,卖掉了家里的房子和商铺,就连亲戚的钱也借遍了。那时的吴俊松深感生活不易,由于没钱交学费,母亲让他找同学借。而当时十七八岁的男孩子,最放不下面子。

吴俊松是家里最大的孩子,他迫切的想早点赚钱替父母还债,让自己的弟弟妹妹不用经历自己的窘境。2014年,吴俊松从华南农业大学植物营养学专业毕业了。他想用专业知识创业赚钱,他种过水稻,红薯等农作物,但都没赚到什么钱。直到2015年,吴俊松看上了这种冷门的农作物——葛根。

 

吴俊松说,葛根有种植门槛,农民没有那么容易跟风,就算有资本介入,一般也看不上这个小单品,所以研究之后,他就开始想往葛根这个方向发展。

葛根在我国很多地方都能生长种植,为什么吴俊松却说葛根有种植的门槛呢?

在想做葛根之前,吴俊松调查了广西,广东等葛根主产地,他发现所有种植户在收割葛根时都是用人工挖的方式。雇一个人挖一天葛根卖的钱,可能还没有雇人费用高,而这也是葛根这项生意比较冷门的原因之一。

那时候家家户户还是人工种植,人工收割。而吴俊松是农业大学毕业,看过不少国外的视频,发现有机械化程度特别高的一些东西,于是发现这个差距太大,而这就是一个商机,只要提高效率就有机会能赚到钱。

但吴俊松会怎样来解决这个大麻烦呢?

 

研制机械和种植 赢在效率和良品率

2016年,吴俊松跟几个同学一起凑了30多万元。在广东省徐闻县承包了3亩地,试种葛根。当时,吴俊松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研究一种能采收葛根的机械上。

经过半年多时间的设计和测试,吴俊松参照红薯收割机的原理,设计了一种加装在拖拉机后面专门挖葛根的机械。这种机器把葛根下面的土翻上来,工人只需要跟着拖拉机把葛根捡出来就可以了。那么这种挖葛根的机械跟人工挖比,到底能快多少呢?

吴俊松干脆组织了一场比赛。两个小伙子和五位阿姨,七个人一起来比较一下。

比赛限定在10分钟,吴俊松他们7个人一阵忙活,可结果却比机械差太多了。

仅10分钟,机器就挖了2排,大概是四五百斤左右,然后人工7个人挖了10个,只有30多斤,大概就相差十几倍。继续下去的话,人工只会会更慢,而机器会更快。所以说如果是半小时的话,可能会差几十倍。

机械挖葛根的效率至少比人工快60倍。研制新机械对吴俊松来说只是小试身手。市场里个头粗大的葛根,被称为良品,里面淀粉更多,口感更好,价格也更高。

吴俊松又研究出新的种植方法,提高葛根良品率。这让吴俊松的利润远远高于很多同行。

 

按照当时的市场行情,这种是品相差的,他可以卖到3元多一斤。

再看这种细细长长的,然后有点弯弯曲曲,但这一个就品相很好,两头尖,然后中间肥身的,这一种算是品相好的,这种就品相差很多,中间就能差2元一斤。

如果要是零售价格,这里面零售价格就是不超过2元,但这个零售价格能超过10元。

2016年底,很多农户都知道了吴俊松研究葛根很厉害,良品率能达到七八成,比很多农户高出两成左右。按吴俊松的方法种葛根利润高,农户都想跟他种。很快,吴俊松就接到了30个村子的订单。

2017年初,吴俊松2个月时间就签订了700多万元的订单。这让吴俊松和他的团队都浸泡在,创业初创成功的喜悦中。当时吴俊松并没有意识到,快速成功的背后往往也可能是陷阱。

 

成功路上虽无捷径 却有温暖人情

2017年10月,农户的葛根到了采收的时候,这个时候吴俊松才发现,由于对农户指导跟不上,农户种的葛根不仅产量低,很多葛根的良品率都不到3成。当时,吴俊松跟很多农户都签订了保价回收的协议,很快公司账上的钱就不够了,当时他每天都要接几十个催债电话,连给一起创业的小伙伴,发工资的钱都拿不出来。

基地不能停止给钱,吴俊松就表示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想离开他也不拦着,但如果大家坚守住,等他成功了一定会回报给大家。

当时,吴俊松的团队没有人因为公司发不出钱而离开公司,可他手里的钱还是很难维持公司的运作。

2017年11月,一个叫郭爱德的经销商,知道吴俊松的情况后,立即送来了8万元。

团队的不离不弃,朋友的雪中送炭,这些温暖和感动让吴俊松重拾了创业的信心。他告诉债主,他一定会还钱。

2018年10月,吴俊松自己种植的500多亩葛根成熟了。为了增加利润,早日还清欠债,吴俊松想做一个当时在葛根行业几乎没人做的事情。这件事要做成了会很美好,可是失败的话,对吴俊松来说,无疑是雪上加霜。

吴俊松到底想做什么呢?

商品进军超市 销售首遇挫折

在广东,很多人喜欢用葛根煲汤,可买葛根的时候,只要稍加留意就会发现一个怪现象,当时,在广东超市里几乎买不到葛根。原因是农产品批发市场里的葛根批发商都不愿意给超市供货。因为批发商给超市供货需要建仓库,而葛根一旦进入仓库就会降低重量,因为放在仓库里会蒸发一部分水分,葛根的头尾也会有一些损耗,所以批发商一般宁愿便宜卖也不考虑做仓库。

 

吴俊松觉得自己是种葛根的,有点损耗不是问题。于是他就拍板,自己的葛根必须卖进超市,而超市对吴俊松的到来也很高兴。2018年,吴俊松进了超市,可这时意外却发生了,他精挑细选送去超市的葛根,根本卖不动。而消费者嫌弃他葛根的原因很简单——太大了。

一个粉葛的重量是比较大的,按照广东人的习俗,56斤到78斤的就用来煲汤,而做菜的话只需要一个小份的就够了。对于三口之家,或者四口之家,买个56斤的回去,也要吃个三四顿,这样一来就不新鲜了。而广东人对于食材的新鲜要求非常高,所以这样一来,销量就不会好。

大的葛根消费者不愿意买,小的葛根又不好吃。吴俊松的葛根在超市的销量很差。他调查后发现,广东消费者每次买的葛根量少,在农贸市场小贩可以把葛根分成断后卖给消费者,而超市没法提供这种服务。为此吴俊松想出了一个新办法。

规范化规格进行销售 主打农产品批发市场

吴俊松注意到,市场上其他的农产品都比较规范,有不同的规格,1斤就1斤,2斤就2斤。所以他就在想,自己能不能也控制在一个范围内,例如就350克到650克之间。

吴俊松把大个儿的葛根切块后,真空包装,这样做以后葛根一下就好卖了。销量明显得到改善,原来一天就卖一二份,现在一天卖10份都有,所以说这样的话500多家门店,那销量是可观的,一天就几千斤。

2018年底,吴俊松不断满足超市消费者的需求,打进了广东多个连锁超市,这让他的利润比直接卖给批发商高了很多,让他不到2年时间还清了300万元欠债,还多赚了100多万元。

冷门的葛根就这样被吴俊松玩出了新花样。

可就在2018年底,很多人注意到,吴俊松又有了大动作,他承包了2000多亩土地,全部由自己来种葛根。并且还扬言,要带领更多的农户主打农产品批发市场。

吴俊松觉得,农批市场一二万斤他一天就消耗完了,基于这一点他还是比较重视农批市场的,所以想把这个产业做得更大。但要做得更大,就涉及到更多的农户的货,既然放在他这里卖,他就有责任和义务把这个产品销售出去。

批发市场卖葛根,说着容易,可真的卖进去,就一个字--乱。收葛的人其实不管良品率,反正就是要收这种葛,然后农民什么价格,吴俊松就得跟着什么价格。收葛的人跟他收的多,跟农民收的就少,农民就会降价,这样一来吴俊松也要跟着降价,这就成了一种恶性循环。

吴俊松想打开更大的葛根市场,又不想和农户在批发市场里被动的打价格战。这样的生意该怎么做呢?就在一年后,吴俊松找到的办法,不仅让他和农户种的葛根卖价高,还被批发商抢着要,彻底改变了以前那种被动挨打的市场格局。吴俊松使得是什么招呢?

打破恶性循环 彻底改变被动局面

2018年,吴俊松回到自己的母校华南农业大学,当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老师后,立即得到了老师的支持。

葛根通常在每年3月清明后播种,吴俊松想得到老师帮助,研究出一种可以在12月播种的葛根。这样早熟葛根品种,能比别人提前上市,就可以改变在市场里的,被动打价格战的恶性循环。

早熟葛根为什么能早熟呢?原因就是它能更耐寒。提到耐寒,就要看到最耐寒的品种在哪里,吴俊松一行人当时去了湖北,发现湖北也能长葛根,到了重庆,重庆也能长葛根,那为什么它们能长,只是说亩产达不到,既然他们能找到耐寒性的品种,那再找一个那些根茎比较发达的品种是不是能提高它的亩产呢?

吴俊松在母校华南农业大学帮助下,开发出了一种可以在10摄氏度种植的葛根。这种葛根可以在12月的湛江播种,可以比别人早熟3个月。2019年7月,吴俊松的早熟品种成功上市了,一下成为市场里的抢手货。

整个市场就属吴俊松的货比较好销售,因为当时整个市场是处于比较缺货的状态。正常来说,是10月份11月份才出来,而他的葛根在7月份就已经种出来了。

吴俊松也说,以前跟农批商是一个供求关系,是自己要去求他们帮忙销售,现在局面反过来了。农批商们会找过来聊,问他的货能不能让他们来销售。这样一来,买方市场和卖方市场的地位就反转过来了。

2019年,吴俊松的葛根年销售额5000多万元,在他的带动下,葛根生意活了,湛江市300多贫困户跟着吴俊松脱贫增收。

吴俊松的创业成功,离不开创新。

最开始,他通过发明专门采收葛根的机器,大大节省了财力和物力,他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,砸敲出一种可以比市场上早成熟三个月的葛根,从而获得了农产品批发市场里的议价权。创新,永远是成功的马达。特别是年轻的创业者,只有通过不断地创新,才能取得自己在创业当中的优势,而创造这种优势,也会反过来促进产业的发展。